薛尔尔_xue

i hate you i love you(群内联文)

群里大家携联文祝池陆女孩/男孩们新年快乐!新一年继续愉快嗑cp!

主题是🎵i hate you i love you~

时间线为剧情发展服务

短篇

be预警…

文笔不好硬着头皮写了…实在是抑制不住磕cp的心情1551




i hate you


按理说,池震不应该给陆离这个让自己丢掉律师执业资格的小警察什么好脸色看,毕竟律师这个职业是他养家糊口的饭碗。


可是在最初的针锋相对之后,池震还是选择妥协。


也许是因为董局口中那个面不改色杀掉自己八年拍档的陆离太过瘆人,也许是他在陆离不自觉的软化态度后还想窥见他更多的柔软。


直到董局再次撺掇他杀掉陆离。


而这次的理由令他不得不认真去对待。


“陆子鸣和陆离是父子关系?”他注视着桌上两人的照片,难以置信的同时陷入了内心的巨大摇摆。说不恨他是假话。可是作为法律高材生,池震的理性也反复告诫自己:连坐这样的古老制度都废除已久,现代社会更没必要因为一个人的作恶就迁责于家人。


道理他都懂。但他仍旧不知道要以怎样的态度面对陆离。




天边墨色晕染开,数不清的罪恶在酝酿。


池震坐在天台上,面色不郁。手边的电话响了一次又一次,微信的聊天记录也被陆离发来的语音刷屏。他突然觉得好笑,冷淡如陆离竟能这样电话轰炸他,他是不是应该感到荣幸?


池震摆摆头,无力地闭上眼睛。


——我只是逃避一小会,很快就回来直面这个肮脏的世界。




i love you


他暴躁,他阴郁。这些旁人的评价,陆离都心知肚明。对别人,无论是对嫌疑人吼着任你们投诉,或是对上级爱理不理。故而他自认为评价如此倒还算公允。


但是池震会怎样评价他呢?天不怕地不怕的陆警官生出了些许胆怯的心思。


怯生生的期待又恐惧失望,一个人的情绪可以轻易被另一个人左右,向来冷淡自持的他总觉这不是件好事。


曾经与池震只有过一面之缘,那并不算是什么愉快的经历。时至今日他也无法为池震违反律师职业道德的行为作出辩解,更何况是当时那样剑拔弩张的气氛下,陆离完全顺着警察的本能做出了选择。池震问过他,你后悔吗?他知道池震这么问半是真心半是调笑,也不回答便径自岔开了话题。池震还在一旁乍乍乎乎,没瞧见他冷淡面具后罕见的一抹浅笑。


但那个傲慢的自大狂是怎么一点点改变在他心中的地位的呢?


自从池震来了警署,陆离不知什么时候渐渐会笑了。池震的插科打诨总让他绷不住自己的冷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抛弃了强效安眠药的他,可以在池震身旁睡得毫无忌惮。


如此抛却凡事,委实奢侈。


奢侈的快乐都太短暂。




i hate you i love you


黑漆漆的枪口朝着陆离。他裸露的脖颈在黯淡的月光下那样脆弱,只要按下扳机……


池震举着枪的手止不住地微微颤抖。


想想你的姐姐,池震咬牙切齿地告诫自己。那封录取通知书再也找不回缺了的那个角,再也等不回那张如花笑颜。这是谁的错?如果不是陆子鸣,他又怎会沦落为公家走狗?


森然枪口逼近了,直抵到陆离柔软的额发旁。


可是自诩为逻辑通顺的前律师,池震的理智告诉自己因果关系最忌讳无限的假设。如果没有陆子鸣,他的现在未必也会如他所愿。至少……


他缓慢垂下持枪的手,神情怔忪。


至少不会遇上这样一个人。他拒人千里的外壳看似坚硬,等池震厚着脸皮敲开,却惊叹于他的满腔柔软。一如他额前的栗色短发,服顺贴合。被风吹乱的瞬间,总能撩拨得池震心里发痒,只想把他拽到怀里好好抚顺他的短发,以及他身上竖起的一言不合就扎人的刺。


池震脱力似地靠在墙上,不能自已地滑落在地。他的内心在咆哮,在挣扎。


我控制不了我自己,只要你出现在这里。


这是喜欢吗?或是仇恨吗?他的心指引他,说这是爱;放不下的那点执念却逼他认清这所谓爱人的身份。血海深仇,是所谓爱可以去跨越的吗?




i hate that i love you 


“我知道。”


去抓捕在逃嫌犯的路上,陆离突然吐出三个字。


“你知道啥?前言不搭后语的。”池震握着方向盘,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模样。


“字面意思。”陆离表情甚至没有起伏,“你觉得我应该知道的和不应该知道的,我全都知道。”


池震闻言便暗觉不妙,心跳猛然落空一拍,面上却还是强撑出来的镇静。“你这是想诓我承认啥罪行吗?陆大警官。”


“不是,”池震余光瞥见陆离眼珠不错地盯着自己,大眼睛周围一圈泛着红,似是狠狠哭过,“我怕以后没机会了。想让你知道。”


像陆离这样的人怎么会哭?池震心中警铃大作。


“你到底想说什么?”他心中有种莫名的情绪在喧嚣,他的话音带上了颤抖,他能感觉到自己即将就要失去什么。


陆离仍是不说话,余下的行程里却一直偏头看着他。那样用力的注视,池震都可以感受到他眼中的炽热。他更加不敢回头,在还算舒适的驾驶座上如坐针毡。


盛夏的午后有着窒息般的的黏腻,堆满黑云的灰色天空压得太低。池震感觉到有些什么将要脱离掌控,可是他不敢去触碰。


他无法触碰。




多年后他回想起那个午后,燥热又压抑,带有宿命的宣判意味。车上的那段平静仿佛偷来的,平静风浪下藏着多少汹涌,这也是他后来才反应出来的。对探案向来拥有敏锐直觉的他,那时却像是被拔去触须的猫。


也许是算命人终不算己。


渡人难自渡。




他明了追捕逃犯的危险程度,可他没料到陆离以身犯险的大胆程度。陆离一直是不惜命的,但那次的追捕活动他完完全全带着一种歇斯底里的宣泄,仿佛要将自己的生命融化在了那利落的拳脚动作中。


“陆离你干什么啊!小心一点成吗!”池震一边好不容易帮挡开逃犯挥向陆离的刀,一边烦躁地朝他大喊。陆离只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就继续应对几个难缠的逃犯。




“仔细看着点!这可是你们陆大队长,我把他当作人质的话,你们敢开枪吗?”池震正心烦意乱应付某个小喽啰,一道阴险的男声如惊雷乍破,所有刑侦局的人都停下了手中动作。望向高处被这个犯罪集团首领控制住的陆离,众人神色各异。


“我靠!陆离你到底想搞什么啊!”池震想不通以陆离的身手怎么会甘愿被挟持,尤其是对上陆离此刻视死如归的神情,他暗叫不好,却也只得硬着头皮上。


“好,我们不开枪。”池震率先放下枪,举起手示意,一步一步朝着陆离的方向走去,“大家都把枪放下,有什么事都好商量。”


池震神经紧绷,却瞅见陆离一贯冷淡的面上显出极淡的笑容,像是在笑话池震这么紧张。池震一晃神,那个笑又不见了。陆离朝他的方向做着口型,池震眨眨眼,分明瞧见他说再见。


电光火石间,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池震听见了同事们的惊叫,同时是一声枪响。巨大的响声之后,他的世界陷入了一片寂静,目光所及之处成为了一帧帧转动的黑白默片。


“陆离!”他发现这好像是自己的声音,但是突然就像他去找陆离说清案情那天一样遥远,太多情绪随着这一声叫喊被埋葬。




雷声滚动,这场雨终于要来了。可是陆离没有等到,他最后朝池震的方向露出一个从未有过的笑容,释怀又轻松。如果不是身处追捕现场,池震恐怕会以为他下一步就要走过来拉住自己说些什么。


可是都没有。


陆离迅速抢过罪犯手中的枪,对着自己扣下了扳机。


他还是看着池震,像是在笑着说再见。整个世界在池震眼中静止的瞬间,那一笑就是一眼万年。




when love and trust are gone


i guess this is moving on


死了一个人真不是什么大事。谁也不是少了谁就活不成的。


池震没了搭档也能一个人把案子查得风声水起,面子上那点骚包的笑滴水不漏。可他偶尔还是会愣怔,习惯性地作出可笑之状,意图逗笑的人却不在身边。没了陆离的暴躁,他八面玲珑的润滑突然有点失了些意味。




扯了扯系得紧了的领带,池震靠在窗边点起了烟。烟雾缭绕中,可以暂时遮挡住恼人的现实。也许他还可以盼着有人会凶巴巴地从背后抽走他的烟,再推搡着他去工作。


池震吐出一团白气,模糊了他紧皱的眉头。


他不是个合格的好搭档,从来就没注意过陆离的异样。他早应该察觉到陆离那样的暴躁根本就不是正常人范围之内,他早应该把自己那点小心思光明正大地摆出来,这样他也可以堂堂正正地去关心他。


去说爱他。


可是他没有。


是他太懦弱,太犹豫。是他不想触碰他们表面的祥和关系。他总想着等什么时候一切恩怨都解除了,自己和陆离就能一直这么顺理成章好下去。


但是恰巧陆离太过胆怯又孤注一掷。他的臆想症已经发展到一旦走神就可以经历想象中的爱恨别离。池震从他遗留下来的凌乱笔记中窥见了他的挣扎与失控。原来他的温柔只有限定的人可以触碰,原来自己在陆离那同样是特殊的存在。


陆离何尝不明了他们之间的难解心结,他更无法像池震那样可以暂且没心没肺将就下去。每每从工作中抽离的时刻,他都会陷入对未知未来的无限臆测,结局永远是以悲剧收场。陆离知道自己的臆想症愈发严重了,但他硬撑着以最决绝的方式说了再见。


像悲剧的电影一样。




池震终于哀哀呜咽起来,视线模糊的瞬间,他记起来曾经有一个人温柔地为他戴上过墨镜。


——我憎恨你说爱我却又挟爱而逃,一去不回。


他摸索着戴好墨镜。遮去泪痕的他在外人眼中还是那个酷酷的不可一世的池警官。

【德哈】断电

闷热的自习室里。
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进了一个没有空调的自习室,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死对头马尔福也随后进来了。
他暗自咒骂几句,试图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回书本上。
自习室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但因为是早上,人数并不多。
但紧张难堪的气氛还是因为人数的增多有所稀释,哈利也慢慢极力忽略掉令他不快的存在。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清晨。

视野突然一片黑暗。哈利抬起头,出乎意料地发现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没有一丝亮光。望向窗外,明明是上午,天空却涌动着层次不一的黑云,间或夹杂着似乎要将天空割裂的闪电。
是……停电了吗?
哈利迟钝地终于反应过来。而教室里寥寥无几的学生已经扔下了各自的学习,躁动起来。他不由望向马尔福的方向,却正好撞进他注视自己的目光中。明明身处黑暗,他灰蓝的眸子却仍是闪着微光。
哈利心跳快了几拍,连忙回过身,不敢再看。
百无聊赖地翻动消息,果然看到辅导员的@全体成员的通知。突降大雨,一整个区的供电站出故障,看来短时间是无法恢复供电了。
那……能干什么呢?哈利握着屏幕渐渐暗下去的手机,独自出着神。

"哈利。"他抬起头,讨人厌的马尔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身边,灰蓝的眸子闪烁着一点不同往常的感情。
"你……"哈利紧张地环顾四周,意外发现其他的学生都已经离开了教室。也许是去感受这足以断电的狂风暴雨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又在东想西想些什么。"马尔福温热的声息吐在他耳边。
哈利又是一惊:"马尔福,你神神秘秘在搞什么?"
"嗯,想搞你。"极轻的吐字之后,趁哈利还愣神的工夫,德拉科倾身向前,吻住了哈利因吃惊而微微张开的口唇。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520,我突然不想再骗自己。"德拉科抱住哈利,将他的金色脑袋埋在哈利的脖颈处,突如其来的亲热让哈利还有点僵硬。
"所以你就趁断电来了?"哈利不自在地动了动。
"嗯,我们一起去下节课吧。"德拉科圈住哈利的手臂更用力了点。
"喂,你还没问过我有没有答应。"
"你像是不答应的样子吗?"德拉科的眼里闪着戏谑的光。

全区断电,但我对你的爱从未断电。
纵使窗外狂风暴雨仍在肆虐,白天变成黑夜,我也不会奔跑。
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end~

今天520 也就算了 上课的时候一对情侣还坐在我旁边……正好想起周五断电的事 顺手在上课前写了……我要我喜欢的cp甜甜的……

【德哈】哑巴 02

斯内普教授僵硬如往常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格兰芬多照旧脸上写满了隐忍的不满,而斯莱特林,这可是他们的狂欢。只需听听斯内普不时响起的"格兰芬多扣五分",这就足够激动人心了。
然而对于今天的魔药课,德拉科内心充满疑虑,何况上周所制的魔药已经剥夺了他逗弄波特的小小乐趣。现在的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可以出现在斯内普课堂上的"得意门生"。
内心的忧愁在他姣好的脸上展露无疑。

也许是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斯内普用阴沉的声音叫起他的名字:"德拉科,给大家分享下你的魔药的功效吧。"
"我……"德拉科平生第一次在魔药课上如此手足无措,他直觉在死敌面前说不出话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分享的乐事,"我没什么感觉。"
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往常一样,略蹙起的眉心却泄露出他内心的焦虑。但他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补充道,"是我的操作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对,就是这样。非常得体又不引人怀疑的回答。既然扎比尼和潘西都有这样的感受,那一定有合理之处。至于自己的不合理之处,涉及到波特,在这众目睽睽下坦白,这实在是太不马尔福了。
德拉科心里腹诽,面上却仍是不显山不露水:"教授,我可以坐下了吗?"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继续用他拖长的语调缓慢叙述着。
"没错,这种魔药,只有一个人在极度矛盾的情形下才会出现暂时失语现象。这种矛盾是基于你对一个人的迷恋与求而不得产生的憎恶相结合的情感。既然你们当中似乎没有人想分享你们失语的经历,看来你们都没有这样矛盾的经历。"斯内普无感情的眼神瞟向德拉科,而后者差点维持不住一贯以来傲慢的得体。
对……波特吗?怎么可能?
可是……

"这个魔药因此被称作Mute Portion,"斯内普显而易见地顿住,声音竟然带上了鲜有的哽咽,"面对爱而不得的人,其实你的爱却从未宣之于口。这个魔药是一种对懦夫的惩罚,干脆让懦弱的人变成哑巴。"
课堂陷入了猜疑的骚动。没有人看到过斯内普这样多愁善感的状态。所有人都开始对未知的斯内普惴惴不安起来。

可是……
德拉科陷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他开始发现,自己从未真正深入探究过自己对波特的敌意来自何处。他知道有些魔药兼备心理探究的功能,但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心理可以如此不可理喻。
爱吗?爱让人失去声响吗?他对躁动的教室视而不见,独独将深沉的目光投向波特所在,手不由得摸向自己的喉咙。
该死,波特那个傻子,还跟着蠢呼呼的格兰芬多一同在傻笑。我因为对他的爱如此痛苦,他怎么还可以这么开心?而我只要一有想对他说的话,就如鲠在喉。
而另一边的格兰芬多三人组留意到德拉科的目光,理所应当地将其理解为挑衅,一齐朝他瞪回去。
德拉科很不绅士地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转回身。这个傻子波特,既然这么不领情,那你就永远无法得知还有一个高贵的纯血马尔福喜欢着你了。

然而,他的思绪回到看似已经恢复正常的斯内普身上,暗自忖度。如果我的爱无法宣之于口,也会像斯内普教授这样痛苦隐忍吗?哑巴是一种惩罚吗?我的声响,波特,你要怎样才可以将其翻译?
他的目光重又投向波特,那个眼睛碧绿头发乌黑、他这么多年来不知是恨或是爱得咬牙切齿的男孩。马尔福向来是必须得到自己希冀的一切,除了波特。

无论是爱或是恨,波特,这次我一定要得到你。

德拉科的目光黏在波特身上,这次,无论格兰芬多三人组再怎么嘲笑,他也不想再挪开。

tbc……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不过上次看到有人看我还是很开心的 尽管我的剧情老套人设会崩文笔也很烂hh

哑巴【德哈】

哑巴

我们会接受惩罚
有一个变成哑巴
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薛之谦《哑巴》
(灵感来源 不喜勿喷~)

德拉科成了哑巴。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造出了什么魔药,酿成现在对面无言的境地。
不,不能完全称作是哑巴。
只有在波特面前,他刚刚咽下的魔药才起了效。

“喂,马尔福,你堵在这想干什么?”德拉科恍惚地抬起头,一下撞入了哈利充满戒备的深绿眼眸中。
他清清嗓子,刚想继续他一贯的嘲讽,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说不出话。
“马尔福,你……”哈利奇怪地看着他,似乎还想说什么,而一旁的赫敏朝马尔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径直拉着哈利绕过了他。
“马尔福他怎么了?”“哦,哈利,别管他,反正他一直都是这么混蛋,准没好事…”
德拉科还站在原地,僵直地盯着远去两人翻飞的黑袍,脑海却一直飞速运转着。
到底是哪里不对?明明刚才和高尔他们说话时还很正常。

刚才的魔药课上斯内普教授最后还说:“等你们将这次的魔药熬好,你们可以自己尝一下,下次课上说说你们的变化,这样我就知道你们当中有谁能将它做的完美无缺了。”作为斯内普教授的得意门生,这种小事根本不在话下。出于对自己熬制魔药的自信,德拉科将试管中的晶莹液体一饮而尽。他咂咂嘴巴,耐心等待着。
可是并没有什么发生。
他失望地站起身,走出门。
然后,就撞见了波特。

难道这就是这种魔药的功效?在死敌面前使自己哑口无言?这到底是什么损己利人的魔药?
德拉科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这接着的一周内整个霍格沃茨都震惊于马尔福的转性。已经整整一周没见他跑到哈利跟前做些自不量力的嘲讽了。早餐桌上,四个学院的学生都在窃窃私语,眼神不断瞟向已经整整一周没有露出过笑脸的德拉科。
“德拉科,你最近都是怎么了?”扎比尼凑到他挤眉弄眼。
“对啊,确实不见你去招惹波特了。”潘西也凑近,言语中满是打趣。
“你们怎么这么无聊?魔药熬好了吗?下节就是魔药课了。”德拉科仍是头也不抬地戳弄着碗中的布丁,余光却追随着一桌之隔的哈利。梅林知道他这些天不能和波特直接接触有多么郁闷,哪怕只是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早熬完了。”“可是我喝了并没有什么变化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走吧,去上课吧。”德拉科看着格兰芬多三人组走出去,也兴趣缺缺地放下勺子,准备起身。

tbc……

喜欢德哈挺久了 但是是第一次尝试同人文呀 很长时间不写东西了 文笔退化得厉害……轻喷呀……

717
洁洁
花姐

本来就想默默窥个屏……没想到某家糊到地心还要在lofter上抹黑我家……
大家来对个暗号呦!
我家玩lofter的这么少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