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尔尔_xue

【德哈】断电

闷热的自习室里。
哈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竟然进了一个没有空调的自习室,更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死对头马尔福也随后进来了。
他暗自咒骂几句,试图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回书本上。
自习室陆陆续续有人进来,但因为是早上,人数并不多。
但紧张难堪的气氛还是因为人数的增多有所稀释,哈利也慢慢极力忽略掉令他不快的存在。
怎么看这都是一个极为平常的清晨。

视野突然一片黑暗。哈利抬起头,出乎意料地发现目光所及之处已经没有一丝亮光。望向窗外,明明是上午,天空却涌动着层次不一的黑云,间或夹杂着似乎要将天空割裂的闪电。
是……停电了吗?
哈利迟钝地终于反应过来。而教室里寥寥无几的学生已经扔下了各自的学习,躁动起来。他不由望向马尔福的方向,却正好撞进他注视自己的目光中。明明身处黑暗,他灰蓝的眸子却仍是闪着微光。
哈利心跳快了几拍,连忙回过身,不敢再看。
百无聊赖地翻动消息,果然看到辅导员的@全体成员的通知。突降大雨,一整个区的供电站出故障,看来短时间是无法恢复供电了。
那……能干什么呢?哈利握着屏幕渐渐暗下去的手机,独自出着神。

"哈利。"他抬起头,讨人厌的马尔福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到了他身边,灰蓝的眸子闪烁着一点不同往常的感情。
"你……"哈利紧张地环顾四周,意外发现其他的学生都已经离开了教室。也许是去感受这足以断电的狂风暴雨了。
"这都什么时候了,你又在东想西想些什么。"马尔福温热的声息吐在他耳边。
哈利又是一惊:"马尔福,你神神秘秘在搞什么?"
"嗯,想搞你。"极轻的吐字之后,趁哈利还愣神的工夫,德拉科倾身向前,吻住了哈利因吃惊而微微张开的口唇。
"知道今天什么日子吗?520,我突然不想再骗自己。"德拉科抱住哈利,将他的金色脑袋埋在哈利的脖颈处,突如其来的亲热让哈利还有点僵硬。
"所以你就趁断电来了?"哈利不自在地动了动。
"嗯,我们一起去下节课吧。"德拉科圈住哈利的手臂更用力了点。
"喂,你还没问过我有没有答应。"
"你像是不答应的样子吗?"德拉科的眼里闪着戏谑的光。

全区断电,但我对你的爱从未断电。
纵使窗外狂风暴雨仍在肆虐,白天变成黑夜,我也不会奔跑。
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end~

今天520 也就算了 上课的时候一对情侣还坐在我旁边……正好想起周五断电的事 顺手在上课前写了……我要我喜欢的cp甜甜的……

【德哈】哑巴 02

斯内普教授僵硬如往常的声音在房间内响起,格兰芬多照旧脸上写满了隐忍的不满,而斯莱特林,这可是他们的狂欢。只需听听斯内普不时响起的"格兰芬多扣五分",这就足够激动人心了。
然而对于今天的魔药课,德拉科内心充满疑虑,何况上周所制的魔药已经剥夺了他逗弄波特的小小乐趣。现在的他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一个可以出现在斯内普课堂上的"得意门生"。
内心的忧愁在他姣好的脸上展露无疑。

也许是察觉到了他的心不在焉,斯内普用阴沉的声音叫起他的名字:"德拉科,给大家分享下你的魔药的功效吧。"
"我……"德拉科平生第一次在魔药课上如此手足无措,他直觉在死敌面前说不出话绝对不是什么值得分享的乐事,"我没什么感觉。"
他努力让自己看上去和往常一样,略蹙起的眉心却泄露出他内心的焦虑。但他清了清嗓子又继续补充道,"是我的操作出现什么问题了吗?"
对,就是这样。非常得体又不引人怀疑的回答。既然扎比尼和潘西都有这样的感受,那一定有合理之处。至于自己的不合理之处,涉及到波特,在这众目睽睽下坦白,这实在是太不马尔福了。
德拉科心里腹诽,面上却仍是不显山不露水:"教授,我可以坐下了吗?"

斯内普面无表情地点点头,继续用他拖长的语调缓慢叙述着。
"没错,这种魔药,只有一个人在极度矛盾的情形下才会出现暂时失语现象。这种矛盾是基于你对一个人的迷恋与求而不得产生的憎恶相结合的情感。既然你们当中似乎没有人想分享你们失语的经历,看来你们都没有这样矛盾的经历。"斯内普无感情的眼神瞟向德拉科,而后者差点维持不住一贯以来傲慢的得体。
对……波特吗?怎么可能?
可是……

"这个魔药因此被称作Mute Portion,"斯内普显而易见地顿住,声音竟然带上了鲜有的哽咽,"面对爱而不得的人,其实你的爱却从未宣之于口。这个魔药是一种对懦夫的惩罚,干脆让懦弱的人变成哑巴。"
课堂陷入了猜疑的骚动。没有人看到过斯内普这样多愁善感的状态。所有人都开始对未知的斯内普惴惴不安起来。

可是……
德拉科陷在了自己的世界中。他开始发现,自己从未真正深入探究过自己对波特的敌意来自何处。他知道有些魔药兼备心理探究的功能,但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心理可以如此不可理喻。
爱吗?爱让人失去声响吗?他对躁动的教室视而不见,独独将深沉的目光投向波特所在,手不由得摸向自己的喉咙。
该死,波特那个傻子,还跟着蠢呼呼的格兰芬多一同在傻笑。我因为对他的爱如此痛苦,他怎么还可以这么开心?而我只要一有想对他说的话,就如鲠在喉。
而另一边的格兰芬多三人组留意到德拉科的目光,理所应当地将其理解为挑衅,一齐朝他瞪回去。
德拉科很不绅士地翻了个白眼,干脆利落地转回身。这个傻子波特,既然这么不领情,那你就永远无法得知还有一个高贵的纯血马尔福喜欢着你了。

然而,他的思绪回到看似已经恢复正常的斯内普身上,暗自忖度。如果我的爱无法宣之于口,也会像斯内普教授这样痛苦隐忍吗?哑巴是一种惩罚吗?我的声响,波特,你要怎样才可以将其翻译?
他的目光重又投向波特,那个眼睛碧绿头发乌黑、他这么多年来不知是恨或是爱得咬牙切齿的男孩。马尔福向来是必须得到自己希冀的一切,除了波特。

无论是爱或是恨,波特,这次我一定要得到你。

德拉科的目光黏在波特身上,这次,无论格兰芬多三人组再怎么嘲笑,他也不想再挪开。

tbc……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不过上次看到有人看我还是很开心的 尽管我的剧情老套人设会崩文笔也很烂hh

哑巴【德哈】

哑巴

我们会接受惩罚
有一个变成哑巴
越退让越不会表达
—薛之谦《哑巴》
(灵感来源 不喜勿喷~)

德拉科成了哑巴。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造出了什么魔药,酿成现在对面无言的境地。
不,不能完全称作是哑巴。
只有在波特面前,他刚刚咽下的魔药才起了效。

“喂,马尔福,你堵在这想干什么?”德拉科恍惚地抬起头,一下撞入了哈利充满戒备的深绿眼眸中。
他清清嗓子,刚想继续他一贯的嘲讽,却惊恐地发现自己说不出话。
“马尔福,你……”哈利奇怪地看着他,似乎还想说什么,而一旁的赫敏朝马尔福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径直拉着哈利绕过了他。
“马尔福他怎么了?”“哦,哈利,别管他,反正他一直都是这么混蛋,准没好事…”
德拉科还站在原地,僵直地盯着远去两人翻飞的黑袍,脑海却一直飞速运转着。
到底是哪里不对?明明刚才和高尔他们说话时还很正常。

刚才的魔药课上斯内普教授最后还说:“等你们将这次的魔药熬好,你们可以自己尝一下,下次课上说说你们的变化,这样我就知道你们当中有谁能将它做的完美无缺了。”作为斯内普教授的得意门生,这种小事根本不在话下。出于对自己熬制魔药的自信,德拉科将试管中的晶莹液体一饮而尽。他咂咂嘴巴,耐心等待着。
可是并没有什么发生。
他失望地站起身,走出门。
然后,就撞见了波特。

难道这就是这种魔药的功效?在死敌面前使自己哑口无言?这到底是什么损己利人的魔药?
德拉科百思不得其解。

然而这接着的一周内整个霍格沃茨都震惊于马尔福的转性。已经整整一周没见他跑到哈利跟前做些自不量力的嘲讽了。早餐桌上,四个学院的学生都在窃窃私语,眼神不断瞟向已经整整一周没有露出过笑脸的德拉科。
“德拉科,你最近都是怎么了?”扎比尼凑到他挤眉弄眼。
“对啊,确实不见你去招惹波特了。”潘西也凑近,言语中满是打趣。
“你们怎么这么无聊?魔药熬好了吗?下节就是魔药课了。”德拉科仍是头也不抬地戳弄着碗中的布丁,余光却追随着一桌之隔的哈利。梅林知道他这些天不能和波特直接接触有多么郁闷,哪怕只是无意义的口舌之争。
“早熬完了。”“可是我喝了并没有什么变化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走吧,去上课吧。”德拉科看着格兰芬多三人组走出去,也兴趣缺缺地放下勺子,准备起身。

tbc……

喜欢德哈挺久了 但是是第一次尝试同人文呀 很长时间不写东西了 文笔退化得厉害……轻喷呀……